高房价是盛世标配,古代名人买房也困难

用手机看
扫描到手机,新闻随时看

扫一扫,用手机看文章
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

房子,一直是人们最关心的话题之一,面对如今房价的起起伏伏,你会不会疑问,难道只有现代人才会面对如此紧张的房产问题?如果生活在古代,我们还需要为买房发愁吗? 回望历史,盛唐两宋晚明康乾房价都非常高,五胡乱华时的房子才是一文不值。要知道房地产的兴旺是盛世标配。 白居易 长安居,大不易 一千多年前的唐朝,

房子,一直是人们最关心的话题之一,面对如今房价的起起伏伏,你会不会疑问,难道只有现代人才会面对如此紧张的房产问题?如果生活在古代,我们还需要为买房发愁吗?

回望历史,盛唐两宋晚明康乾房价都非常高,五胡乱华时的房子才是一文不值。要知道房地产的兴旺是盛世标配。

白居易

长安居,大不易

一千多年前的唐朝,正经历着中国历史上第一次“房地产热”,房价高企,住房短缺,城市同样经历着人口限流、限购调控等种种措施。

白居易29岁中进士,32岁参加工作。开始,白居易跑到长安东城的常乐里,租了已故宰相家的一个亭子,档次就和群租隔断间差不多。后来,为了安置远道而来的母亲和弟弟,在陕西渭南县农村买下一处宅子(因为农村房价都很便宜)。为了方便自己上班,他平日租房住常乐里,逢休息日骑马回渭南自己家住。这就有点像现在在深圳工作的人,买不起深圳,只好去临深的东莞惠州买,周末回去住住。

36岁时,白居易升了官,涨了工资结了婚,带着夫人、女儿和仆人继续租房。再后来,他屡次升官,直到50岁才在长安买下一所房子。白居易还是很有买房意识的,从偏远农村的刚需宅子到后来市中心的房子,也算改善型置业了。

韩愈

辛勤三十载,以有此屋庐

除了白居易,韩愈在朝中最高做到吏部侍郎。晚年,他终于买了一套称心如意的房子之后,感慨万千,赋诗一首:“始我来京师,止携一卷书。辛勤三十载,以有此屋庐……”

吏部侍郎是唐朝“正四品上”级别。按照规定,这一级别的俸禄为 74.1万钱/年。为了这套房,用尽了三十年的工资和稿费,基本上和按揭30年差不多。

杜甫

安得广厦千万间

杜甫虽然出生在一个官僚家庭,无奈家道中落,一生仕途不顺,屡受打击。从杜甫“安得广厦千万间”诗句中能看到他当时处境并不好,家人颠沛流离,杜甫几经辗转,最后到了成都。

他的年俸在米价暴涨时只能买一斗半,又没有别的收入,因此买房定然是买不起的。后来,在严武等人的帮助下,在城西浣花溪畔,建成了一座草堂,世称“杜甫草堂”,也称“浣花草堂”,至此杜甫才有了栖身之处。

开发商窦乂

人称“窦半城”,可谓开发商首富

13岁时,他开始做小生意,卖鞋、种树、卖法烛(蜂窝煤),赚到了第一桶金80万钱,为以后进军房地产行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窦乂花三万文钱买下长安西市秤行南边的“十余亩坳下潜污之地”,想法子将这个地填平。改造后的土地,商业价值增加,窦乂在填平的这块地皮上,建了20间门面房,租给波斯胡人做生意,每天坐地收银,日进房租几千钱。这个地方也逐渐发展成为当地著名的“购物中心”,后来得名“窦家店”,成了繁华地块。

窦乂听说当朝太尉李晟喜欢打马球,于是斥资70万钱买下一块地,又花30万钱把这块地建成一片马球场,送给了李晟。李晟很高兴,从此跟窦乂结成死党,有求必应。有这种靠山保驾护航,窦乂发得更快了,不到40岁就成了长安首富,人称“窦半城”。

唐朝的限购限售与房产税

京城的住宅=政治资源

拥有唐朝长安城的住宅,不仅是一件消费品,更是一项政治资源的象征,长安城的房地产,无论是供应还是购买,都处在严格的政府管控之下。

唐朝规定普通人家每3口人给一亩宅基地,“贱民”之家每5口人一亩,如果多占,“一亩笞十”。

同时还规定,一处房产或地产要出售,买卖双方谈妥还不行,还要征求所在地的邻居以及卖方族人的意见,“先已亲邻买卖”。这种限购方式,一直到民国时期,报纸上还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启事:“某房某地已谈妥买卖,该业主的族人和邻居们如有异议,请速与购房人联系。”

唐朝收取的房产税叫间架税,以“间架”为标准。按照《资治通鉴》的解释,“间架”是指“每屋两架为间”,也就是并列的两个屋架之间的空间称为一间房。

“上屋”每年每间收2000钱,一般的“中屋”每年每间收1000钱,差一些的房子也就是所谓下屋每年每间收500钱。这可是一间的税!对照下前面白居易韩愈的薪水可是不低啊。

宋代商业立国

开封临安住房供应紧张

宋朝有很清晰的产权制度,而且当时的房地产换手率极高:“贫富无定势,田宅无定主。财富、人口、房产的流动性成就了发达的两宋经济。为满足频繁的房地产交易,宋朝城市满大街都是房地产中介,叫做“庄宅牙人”。

宋代商品经济发达,城市化方兴未艾,人口流动频繁,宋人发迹后都会往大城市挤。到了南宋咸淳年间,市区内人口密度甚至可能达到35000人/平方公里,居然超过了今天的伦敦、纽约、东京、北京等国际大都市的人口密度。

如此之高的城市人口密度,势必导致大城市的商品房供不应求,房屋的销售价与租赁价越推越高。北宋前期,汴京的一套豪宅少说也要上万贯,一户普通人家的住房,叫价1300贯;而到了北宋末年,京师豪宅的价格更是狂涨至数十万贯,以购买力折算成人民币,少说也得5000万元以上。由于首都房价太高,很多人只能沦为租房一族。

欧阳修

邻注涌沟窦,街流溢庭除。

出门愁浩渺,闭户恐为潴。

欧阳修25岁从政,历任很多要职,当过好几任知州,相当于现在正市级,还是只能在开封租房子住,而且房子非常简陋。

这种窘迫的居住状态,一直持续到他42岁那年在阜阳买房置地才告结束,算了算,从江西老家进入开封府工作,也算是“开漂”,但始终没买上房子。

苏辙

平生未有三间屋,今岁初成百步廊。

欲趁闲年就新宅,不辞暑月卧斜阳。

苏辙,为官几十年,当过御史中丞,大半辈子都买不起房子,曾作诗说“我生发半白,四海无尺椽”。他的朋友李廌乔迁新宅,苏辙写诗相贺,同时也表达了他的“羡慕嫉妒恨”:“我年七十无住宅,斤斧登登乱朝夕。儿孙期我八十年,宅成可作十年客。人寿八十知已难,从今未死且磐桓。不如君家得众力,咄嗟便了三十间。”

直到晚年,苏辙才在二线城市许州盖了三间新房,喜难自禁,又写了一首诗:“平生未有三间屋,今岁初成百步廊。欲趁闲年就新宅,不辞暑月卧斜阳。”和现在去环上海周边城市买房差不多了。

苏轼

步至其第,嗟悯久之

26岁正式成为一名公务员,月俸4500钱,他后来当上了水部员外郎,在京师开封为官多年,级别也不低,相当于副市级吧。愣是买不起房子,儿子要结婚,却只能借一位好友的房子办喜事。

直到50岁那年从弟弟苏辙那里借了三千贯才在江苏常州买了首套房,前后花了二十多年时间,比欧阳修还惨。

在那个时代,连宰相都要租房子。

岳飞

两千亩地五百间房

岳飞的一生很短暂,就是不停地打仗。岳飞不光打仗,他还买房。现有文献显示,为了安置家属,岳飞在九江置办了2300多亩田地,还买了498间房,以及5所水磨。

户部的报告里写得分明:岳飞家向外出租的不动产,共有151间房、1400多亩地以及两所水磨。可以想见,当岳飞及其义子岳云在外杀敌立功、驰骋战场的时候,是无须担心家人的生活的。

岳飞胜仗打得多,朝廷赏赐多,这些赏赐都换成了田宅,有恒产者有恒心,这些不动产在,朝廷对他也放心一些。

租房需求旺盛

租赁市场火爆

由于租房需求旺盛,宋朝城市的租赁市场一直很火爆,要是在宋朝大城市拥有一套像样的房产出租,基本上就衣食无忧了。司马光做过一个估算:“十口之家,岁收百石,足供口食;月掠房钱十五贯,足供日用。”因此,宋朝的有钱人家,几乎都热衷于投资房地产。

很多官员经营房产,月租是月俸的几倍不止。宋朝朝廷眼看着房地产市场如此有利可图,也积极投身进去,在都城与各州设立“店宅务”,专门经营官地与公屋的租赁。

宋政府的房市调控

诏现任近臣除所居外,无得于京师置屋

同样,房产不是单纯的消费品,宋政府也不敢放任房价一再飙升。朝廷申明一条禁约:不准中央及地方官员购买政府出让的公屋。后又出台“第二套房限购:现任高官除了正在居住的房产之外,禁止在京师购置第二套房。

由于“租房族”数目庞大,宋政府将房市调控的重点放在房屋租赁价格上,时常发布法令蠲免或减免房租。宋政府也会要求私人出租的房屋与公屋一起减免租金。

明朝的廉租房制度

政府包办,有庞大的廉租房供应

整个明代,除了晚明的江南,房产比较贵之外,其他时期和城市房价都不贵。原因是朱明一朝严格的户籍制度,限制人口流动,京城北京,除了来做官的和承接政府工程的工匠,哪里可以随便进的来。

明朝北京城的住房基本上都是政府包办,有庞大的廉租房供应。居民每三个月交一回房租。大房、中房、小房租金标准分为三个等级,小房租金最便宜,当时轿夫的月薪都能住得起。

所以明朝北京的房产交易一直不活跃,价格也不高。

满汉分居

形成两种房屋产权制度

明亡后,清兵入关对社会财富进行重新分配,体制内的满人住内城,享有朝廷分配的内城住房。体制外的汉人住外城,无权享受政府分配的住房,只有靠市场机制调节。这种满汉分居,形成了两种房屋产权制度,满清的房产制度也形成了计划和市场两种制度并存的格局。

满清建政之初,分配给旗人的宅子都是国家所有,旗人只有居住权没有所有权。但只要没有因犯罪而被收回,子孙均可居住,这就事实上改变了房屋的所有权。到了康熙朝,政府开始允许内城旗人之间进行房屋的买卖。这说明政府默认了房屋所有权的改变。

从雍正起,政府新建房屋由官兵购买或者租住,从获得房屋的旗人薪水中“扣奉”用于后续的“盖房之资”。这是典型的公积金制度。“雍正改革”使得政府分配房屋,变成了政府经营房屋,同时也促进了房地产的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型。

然而在完全实施市场经济的外城房地产市场,房地产价格却呈现出不断上涨的趋势。住在内城的居民被迁出,导致外城居住需求量猛增,市场供不应求,一涨就是几倍。

房价和盛世正相关,高房价代表了经济发达信用度高,也代表私权保护流动性好。

再说了,高房价这辛酸的苦痛,已经是一场贯穿千年的持续阵痛,白居易欧阳修苏东坡都这么苦逼,你我还能有什么不服的呢?

11000元/平方米

伍家岗东山大道与东艳路交汇处 查看地图

2019年03月15日 70年

二居 三居 四居 |75-125 m² 全部户型

400-032-4608 转 160792
微信扫码拨打
微信扫码
节省您的拨号时间

普通住宅 高层 塔楼 宜居生态地产 山景地产

我要看房:近期看房活动,楼盘优惠信息通知我 已有37人报名
立即报名

 

声明: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,除焦点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焦点立场。